Dr.威斯曼

【魔表、暗表】天使恶魔paro

预警:慎入慎入还是不要入了!

  1. 新人写手,ooc预警。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2. 天使恶魔paro。我知道很多人写,但是我就是想写可爱恶魔小表啊啊啊啊!

  3. 标题被我吃了(其实是想标题苦手)

———————————————————————————————————————

第一章   双翼的天使

  在这个世界里,拥有翅膀的有三个种族:天使族、恶魔族与龙族,他们长年为天空的所有权争斗最近天使族与龙族之间的战斗更加白热化,随心所欲的恶魔族只是时不时给两方找点麻烦。

  既然有为天空争斗的,那当然也有为大地争斗的种族:人族、精灵族。不比天空中激烈变化的局势,地面上的势力图早已成型:人族的领地只占一小部分。

  以上看似很正经的内容,其实与我们的主人公们没有多大关系(笑)。

  我们的主人公之一,看啊,今天仍然被那几个熊孩子捉弄着。

  “还给我!那是我的宝物!”

  朝着天上的恶魔族小孩大喊,扇着只有一边的翅膀,焦急得快哭出来的小恶魔,是现今的恶魔王、我们的第二个主人公,武藤游戏的弟弟——武藤游戏。

你问为什么兄弟俩的名字是一样的?那当然是他们调皮的父母喜欢啊。毕竟恶魔族是最随心所欲的种族。他们甚至可以因为太无聊挑起扯上全部种族的天魔大战,然后又因为打腻了抛下打得你死我活的其他种族不管,直接放弃空中的领地,搬到现在的恶魔山谷里。

所以老一辈总会提醒年轻人们,绝对不能相信恶魔的甜言蜜语。

说回我们可爱的小恶魔,眼角的泪水已经挂不住了。

  “恶魔王都要叛变了,你这个单翼的早就被抛弃啦!”

  “我不会被骗的!快把千年积木还给我!”

  游戏一瞬间停了一下,又继续爬着通向屋顶的梯子。作为族里唯一一个单翼恶魔,他不能够像其他恶魔一样在空中飞翔,只能尽量往高处爬,靠近他们一点就多一点夺回千年积木的可能性。

  但是没等游戏爬到顶端,这群随心所欲的恶魔们就找到了比捉弄他更有趣的事情了。

  “喂!听说了吗?龙族首领海马漱人又闯入天空圣域找天使长阿图姆单挑了诶!”

  “又来?!他都输多少次了!”

“这可不是干这种事的时候,快走吧!”

  “啊!”

  游戏看见积木被扔下,想也不想直接从梯子上跳起来,一把抱住千年积木,却忘了单翼的他并不能飞,结果从五楼高的空中直线落地。             

  好在会飞的身体都很硬朗,不然恶魔王看到了估计又要开奥利哈刚结界剥夺恶魔山谷全域的魔力供给了。上次这么干,把前来商谈组成怼天使族共同战线的龙族使者吓得不轻,差点就被误会、发展成首次龙魔大战。

  “千年积木没事真是太好了。”

  游戏仔细检查过千年积木上的每一条缝隙,擦干净了重新挂到脖子上,这才拍掉身上的灰尘,向山谷中心的恶魔城走去。

  “但是游戏哥最近的确有点神出鬼没。”

  虽然恶魔总是神出鬼没。游戏想到最近总是听到有人说看见恶魔王和天使在一起,虽然不是怀疑哥哥游戏,但是心中的疑惑使他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位于恶魔山谷正中心的死火山的山腰,耸立着充满威严的黑色城堡,小恶魔费力地推开了恶魔城的沉重大门,快步走进大厅,踏上铺着红地毯的长长阶梯,越靠近目标的房间心情却越沉重。

  “哥哥又不在房间里……”

  没有见到想见到的人,小恶魔的心马上就悬了起来:万一哥哥真的被某个天使拐走了呢?游戏打了个冷颤,有可能。

毕竟他的哥哥,恶魔王武藤游戏,在恶魔族中是少有的天真善良。如果不是他在战争中总是微笑着,运用各种你根本看不透的战术把敌人坑到怀疑人生、坑到自己人都觉得太过分被阻止的,广为人知的事迹,没有人会觉得这个十分温驯的少年竟然是恶魔王。

游戏一直觉得他的哥哥其实只是长错了翅膀、多了对角和一条尾巴。因为除去精通所有封印系和广域歼灭系魔法,武藤游戏完全就是个模范天使族。

小恶魔越想越怕,打开房间的窗户,也不顾十五楼的高度,直接跳了下去。然后直线下落……并没有。

“护城翼龙!拜托带我去哥哥那里!”

游戏是个召唤师,他可以与被他驯服的生物定下契约,在他需要的时候召唤并使役它们,但要在之后实现召唤物的一个愿望。

召唤师这一职业主要在精灵族中吃香,恶魔族中几乎没有人愿意选这个职业,因为随心所欲的恶魔们不喜欢花费大量时间去培育与他们无法进行交流的生物之间的感情——这太无聊了。

但游戏不同,小恶魔不仅不觉得无聊、麻烦,他甚至很感谢当召唤师让他交到了很多无可替代的朋友。

所以整个恶魔山谷的守卫魔兽,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地里钻的,全都是我们可爱的小恶魔——武藤游戏的召唤物。

游戏坐在蓝色的护城翼龙的背上,抓紧翼龙的背刺,以防被高速飞行的翼龙甩下来。

“真的有天使族怎么办?”

小恶魔清楚凭自己的基础魔法肯定打不过一个能够拐走恶魔王的高位天使,而且……

“万一游戏哥是自愿加入天使族呢?”

游戏一直觉得如果不是有自己这样一个,不会飞、不会魔法的单翼恶魔弟弟,哥哥武藤游戏不会当上不愿意当的恶魔王,早就到天空圣域加入天使族了。

是自己拖累了哥哥。即使哥哥游戏每次都会告诉他其实他并不弱小,小恶魔心里的愧疚和不安只增不减,有时还会因此做噩梦,在夜晚一个人偷偷哭泣。

“不行!我不能说丧气话!”

“游戏哥一直都保护我,这次换我来保护游戏哥了!”

小恶魔双手握拳为自己打气,却忘了现在的自己坐在高速飞行中的护城翼龙背上,果不其然……直线下落,我们可爱的小游戏又双叒叕一次高空坠落。

“游戏哥,对不起,我又把自己弄伤了……”

游戏挣扎着用力扇了几下自己的单翼,但无济于事。

闭上眼护住头,落地的冲击和疼痛却迟迟没有到来。小恶魔试探性地睁了睁眼,发现自己正在被谁公主抱着,而且这个人……

“游戏……哥?”

游戏正想回抱住自己一直寻找着的哥哥,下一秒他就看见了这个人背后有力地扇动着的白色双翼——天使族!

小恶魔灿烂的笑容瞬间凝聚,双臂保持着张开回抱的姿势,全身的神经绷紧,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他不是游戏哥!刚刚背光没发现,虽然脸长得很像,但这个人的肤色是褐色!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游……游戏……游戏!”

“啊是!不对!放开我!”

“诶?!等等唔!”

脑内警钟大响,完全无法思考的游戏下意识往天使的脸上来了一拳,毫无防备的天使也下意识松了手,于是,喜闻乐见,我们可爱的小恶魔再次直线下降,高空坠落……并没有。

他被另一个人同样以公主抱的方式救了起来,只不过这次是黑色双翼——独属于恶魔族的翅膀。

TBC


【魔表】

  1. ooc严重,慎入慎入还是不要入了。

  2. 新人,欢迎指点,因为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QAQ

  3. 其实想写可爱小表为保护魔王勇敢奋战,和魔王霸气护妻,但写不出来一点cp感(心累)。

  4. 标题被我吃了(其实是不擅长想标题)。

         ———————————————————————

   自从在暗貘良事件中第一次见到另一个自己后,游戏更加珍惜千年积木了,不仅每天会对积木说早晚安,而且真正做到了寸不离身——上课、吃饭、洗澡、睡觉……最近他还打算把绳子换成铁链,这样就不会轻易被抢走了。

  “游戏,你也不用游泳也戴着积木吧。”

  “城之内君,不用担心,我不会下水的。毕竟我不会游泳啊。”

   我不是担心千年积木会进水,而是担心你啊。城之内看着一直盯着积木,连身旁穿泳衣的杏子都没察觉到的游戏,觉得再这样下去游戏可能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本田把城之内拉到一边,他也很担心。

   “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不戴千年积木吧。”

    本田不说话了。其实他也没什么办法,但是他知道游戏不能把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对着积木傻笑上。虽然以前的游戏也是经常一个人在玩游戏,但是现在的他和以前不同,经过各种事件,他已经拥有真正的朋友,不再需要躲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了。

    城之内看了本田一眼,觉得队友真的很不可靠,就甩开本田放在肩上的手臂,走向正在谈话的游戏和杏子。

    “游戏,你最近过于关注千年积木了吧?”

     杏子同样担心游戏会玩物丧志,事实上这次邀请大家来水上乐园就是为了让游戏更多地关注现实。

    “嗯……因为千年积木是我的宝物啊!它不仅实现了我的愿望,还是另一个我的居所,当然要好好看着!”

   “游戏,你觉得另一个你是因为千年积木才出现的吗?”

   “因为另一个我是在积木拼好后出现的,而且……”

     游戏想起好几次千年积木突然发光,他觉得千年积木一定拥有某种神奇力量,爷爷也是这么告诉他的。当然也有可能是像千年智慧轮那样的黑暗力量,但是游戏相信另一个自己,即使他没有另一个自己出现时的记忆。

    “对了!杏子能讲讲另一个我的事情吗?”

    “诶?!”

    杏子有点惊讶,毕竟她喜欢另一个游戏,一瞬间还以为被发现了,但是看见游戏一脸期待,便松了口气,忍着害羞讲起来。

                                            ————————

   “游戏,明天见!”

   “嗯,明天见!”

    和朋友们道别,游戏转身向家的方向前进。

    天边红色的夕阳渐渐沉下,街灯沿路一盏盏亮起,游戏回忆起今天在水上乐园的种种,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而他能有这么幸福的回忆,能有这么多的朋友都是因为千年积木——遇到另一个自己也是因为千年积木。

   “谢谢你实现了我的愿望,千年积木。”

    游戏轻轻抚摸积木上的荷鲁斯之眼,紫瞳里盛满温柔。

   “谢谢你,另一个我。”

    游戏没有另一个自己出现时的记忆,他不知道另一个自己做了什么,但是他记得每次自己或朋友遇到危险,反应过来时危机已经过去,他知道另一个自己总是默默地帮助自己和朋友们——游戏没有理由不去感谢、不去信任另一个自己。

    游戏知道杏子喜欢的是另一个自己,因为讲着另一个自己的事情时,杏子脸上的红晕,眼里的爱慕都是她在面对自己时从来没有的。

    很不可思议的,游戏并不觉得生气,当然他会有点嫉妒,但是他并不生另一个自己的气,反而……他还隐约认为杏子喜欢上另一个自己是理所当然——毕竟另一个自己那么帅气。

    游戏想起那天另一个自己自信的笑容和鼓励的话语,心里痒痒的,不禁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或许是因为今天与朋友们玩得太高兴,或许是因为天边红色的夕阳催促他快点回家,又或许是因为杏子讲述的另一个自己的故事给予了他勇气,总之游戏完全忘记自己吸引混混的体质,选择了平时避开的近路,然后……然后成功被四个混混拐进小巷。

                                —————————

   “还……还给我!那是……我的宝物!唔啊!”

   “老大,这家伙身上只有一点零钱。”

   “切!也就这个奇怪的项链有点价值。喂,给我多打几下!”

   “是,老大!”

   “还给我……唔!”

    还给我,千年积木是我的宝物,好痛…好痛啊……谁来帮帮我……城之内君……不行!我不能总是这样依耐别人!千年积木是另一个我的重要居所,我也要像另一个我一样用自己的力量守护重要的东西!

    游戏想起那天对战暗貘良时,另一个自己自信的笑容和鼓励的眼神,慢慢冷静下来,突然发现眼前那四个对他拳脚相加的混混没那么可怕了。

   “喂!打完就走了!欺负这种小鬼没意思!”

   “是,老大!”

    就是现在!

   “另一个我,请给予我勇气!”

    游戏冲向转身离去的混混们,趁他们不注意,跳起来夺回混混手中的千年积木,抱紧了头也不回地跑出巷子。

    不能跑回家,不然会给爷爷添麻烦的。身后混混们的怒吼声并没有让游戏失去冷静,他甚至还能为夺回千年积木感到高兴。这很反常。要是平常的他,早已经浑身是伤昏倒在了小巷的垃圾堆里了。

    一定是另一个自己分给了他勇气。游戏把千年积木抱进怀里,小声道谢的同时,也为自己轻易被夺走千年积木道歉。

  “对不起,另一个我。我总是这么不小心……”

 “但是别担心,我以后一定会保护好千年积木!

   但游戏还是没能逃出那四个混混的追捕,即使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向人多的公园,还是被围起来拖进了附近的小巷子里。

 “用力打!死小鬼还敢抢老子的东西!”

 “老大,这小子死抱着那个奇怪的项链不松手!”

 “蠢货!再打狠点!把手打断都要给我拿回来!”

 “唔!”

   没事的,我一定会保护好千年积木的,只是有点痛而已,没事的。

   游戏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他已经夺回了千年积木,他用自己的力量夺回了重要的东西,当然要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到最后!就像另一个自己到最后都不放弃一样!

 “不行啊老大,他还是不松手!”

 “还挺顽固的啊。拿来,我来打断他的手。”

   呜……但是真的好痛啊……回去要怎么跟爷爷说呢,说是摔倒肯定不行了……呜……我要坚持住!一定要保护好另一个我!

   游戏隐约看见其中一个混混挥舞着棍子走过来,他想往后退,但是除了疼痛他什么都感觉不到,更不要说动一动手脚。

   我要站起来逃跑,被棍子砸一下身体可承受不住,这样不仅保护不了千年积木,还会给另一个我添麻烦。

  “竟然还能动?看来你还能让我开心开心啊。”

   游戏听不到混混们的嘲笑,他只听到耳鸣声,现在的他只想快点逃跑,即使只是站起来都花光了他的所有力气。

   游戏觉得他像坠入了深海,全身动弹不得,疼痛像无形的压力将他的意识拉入静谧的黑暗中,仿佛随时都能昏迷过去。

 “对不起,另一个我……没能保护好你……”

 

 “睡吧。”

   在沉入那片黑暗时,游戏感觉自己被一双手温柔地接住,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道了句晚安,并在额前留下一个轻轻的吻。不可思议的,一瞬间,紧紧缠绕着他的疼痛消失不见,围绕他的只有巨大的安心感——游戏微笑着,对温柔地包裹着他的黑暗回了声晚安,便沉沉睡去。

                            ————————————

   “不跑吗?真无聊。那就去死吧!”

   “无聊吗……那就陪我玩个游戏吧。”

    混混头目俯视着徒手接下一棍的人,明明比自己矮上一大截,刚刚还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此刻却用那双红色眼睛玩味地盯着他,像是孤高的狼在考虑如何杀死它的猎物。

    这真的和刚才是同一人吗?混混下意识地往后退。

   “哈?你在说什么鬼话,谁会陪你玩……”

   “谁允许你说话了?。”

    红瞳的少年声音不大,但是巷里的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话里压抑着的愤怒,像是即将喷发的火山,空气中粘稠的压力透出死亡的味道。

  “这只是一种仪式,将此身所受的痛苦以十倍的恐惧刻印进你们的血肉,摧残捏碎你们的灵魂的游戏。”

    红瞳的少年笑着,眼里倒映出祭品绝望地挣扎着的丑陋姿态。

  “撒——开始游戏吧。”

                                        ——————————

 “啧,浪费了不少时间。”

   魔王走出巷子,看着没有一点星光的夜空,思考着该怎么瞒过爷爷他晚归和受伤的事。

 “还是先去医院吧。”

   魔王借着路灯的光察看身上的伤,腿上、手臂上的淤青和脸上的划伤还能用游戏偷藏的药品处理,但是背上和肚子上的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万一伤到内脏就麻烦了。这可是他和另一个自己的身体,魔王可不敢乱来。

   忍着身上各处传来的疼痛,魔王邹紧了眉,想起游戏被打的情景,烦躁和愤怒再次染红了他的双眸。

   果然还是定期清一清周边的“垃圾”比较好。只要是通过“仪式”,游戏也不会有意见。魔王盯着迎面走来的一群混混,觉得他今晚应该不能回去了。

 “别担心,我以后一定会保护好千年积木!”

   魔王正想拦住那群混混,耳边突然响起游戏坚定的话语。不可思议的,一瞬间,即将爆发的黑色情绪消失不见,盈满他的心的只有明亮的温柔和隐隐的心痛。

  “……切,算了。‘垃圾’什么时候清理都不迟,现在还是先去医院要紧。”

    他已经和以前不同了。现在的他看到的不只有世界的黑暗。

    魔王回想起对战暗貘良,游戏选择相信他,附身到人偶上与他和朋友们并肩作战,以及城之内等人对他的信任。和以前不同,游戏不再害怕、拒绝他;和以前不同,他也拥有了真正的朋友——他不必一个人面对内心巨大的黑暗,时刻提防被吞噬。

    该道谢的说不定是我才对。

    魔王轻轻抚摸积木上的荷鲁斯之眼,嘴角微微弯起。

    魔王清楚游戏其实早就察觉到他的存在,也知道游戏对他仍然怀有恐惧,即便如此,游戏仍选择信任他,游戏的心之房间从未拒绝过他——从游戏的心之房间溢出的温暖使王座上的他不必伴随着冰冷的孤独入睡。

    但是……游戏总是不自觉地踏入危险当中,今天也是如此。

  “……明明不用这么拼命。”

    但是,不得不说,游戏保护他时,他感到非常的高兴;同时,积压的愤怒随着心之房间传递过来的痛苦渐渐充斥了他的内心,让他几乎被暴虐的黑暗吞噬。

    那是属于他的温暖,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夺走一分。

  “喂,你小子刚刚瞪我了吧!”

   魔王拍掉摁住他肩膀的手,叹了口气,转身直面那群刚被他放过的混混们,红瞳里只有厌恶。

  “真可怜。”

  “哈?死小鬼你说什……”

  “我们玩个游戏吧?”

    红瞳的少年微笑着,邀请着他新一批祭品加入疯狂的仪式。

    抱歉,游戏。

    果然,“垃圾”还是该清干净啊。

                                       ——————————

  “游戏,怎么这么晚回来?”

  “稍微……清理了一下‘垃圾’。”

  “诶?”

    爷爷揉了揉眼睛,是他没睡醒吗,怎么觉得宝贵孙子的眼睛是红色的……而且,好像在笑……

  “晚安,爷爷。”

                                                        END